天極小說網 > 科幻灵异 > 安若沈驍行小說免費閱讀 > 第810章 番外:柔柔星河(50)

第810章 番外:柔柔星河(50)


沒等她開口,男人又道:“或者你覺得不結婚生下它,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“……”
“我自己的孩子會善待。”
柳絮絮沒想到他約自己出來是真的討論孩子的去留問題。
而且從他話語中了解,他沒想過不負責,給她說這些話讓她有更多的考慮。
這件事她無人傾訴只好找到沈星柔,作為局外人她對路子臣的印象挺不錯。
他能夠主動擔起責任已經是打敗很多男性,家庭條件不說富貴人家,但也是普通以上。
可兩人畢竟沒有愛情,相互了解的也是少之又少,沈星柔還是勸柳絮絮想明白。
或許是被喚醒的母愛,柳絮絮做出一個大膽的決定,與路子臣共同撫養孩子長大。
但是在此之前,他們約法三章結婚,至于孩子生下后兩人若想要恢復單身,盡可提出來。
經過慎重考慮,柳絮絮與路子臣辦理了結婚證。
路家二老得知這件事喜上眉梢,畢竟路子臣馬上要三十的人,至今沒有帶女朋友回過家,二老急著抱孫子,這下一步到位……
雖說柳絮絮未婚先孕,路家沒有絲毫虧待她,路子臣先拜訪了柳絮絮一家,征得他們二老的同意在平城選定了酒店。
為了防止月份大了顯懷,他們三月后舉行婚禮,酒席全是按照柳家的要求。
看著路家為婚禮的事忙碌,經此一事,柳絮絮對路子臣改變了看法。
兩人也在幾個月的磨合中感情漸漸升溫。
婚禮邀請到沈星柔做伴娘,何速自然做了伴郎,在熱鬧的歡聲笑語中兩人的婚禮畫上句號。
轉眼又是一春,沈星柔望著院子中何奶奶手把手教方應雪種花,她臉上露出幸福的笑。
她現在也是何太太了。
兩人的婚禮在去年秋天,一個不冷不熱的季節。這二十年來所認識的親朋好友都來參加,一同見證了她的幸福。
因為父兄不在,她是由沈驍行牽著步入婚姻的殿堂,在眾親朋的祝福中,兩人宣告誓詞。
婚后的生活很舒適,沈星柔每天起床寫作看書,時不時的去田里演奏小提琴,總會吸引不少小朋友觀摩。
至于何速他最近出差的頻率有些多,大部分時間在逐漸擴大的診所經營,偶爾受邀各大醫校演講或參加醫學會議。
她不想那么早生孩子,何家的人也很尊重她,來到鄉下這幾年,方應雪的病情穩定不少,就只是這樣沈星柔就已經很幸福了。
傍晚她靠在男人肩膀,望著天邊點點繁星,享受這愜意又幸福的生活。
“頭頂那顆星星在向你打招呼。”何速輕拍了拍她,示意她去看,“那是你爸爸在看你呢。”
沈星柔微微一怔,隨即臉上勾起笑意,“爸爸看到我,也會替我高興。”
“我會帶著他們那份愛,永遠的陪著你。”
晚風吹來,濃烈的幸福緊緊包裹他們……
***
“安醫生,早上好啊,這是我剛泡好的咖啡……”
一位穿淺粉色醫護服的小護士探出頭,殷勤地端來一杯咖啡到他面前。
安澈目光從病例單上移開,淡漠的笑了笑,“謝謝,我平時沒有喝咖啡的習慣。”
被辜負好意的小護士失望的撅起嘴,旁邊同事笑著打趣。
“都說了你肯定送不出這杯咖啡還不信。”
小護士一臉委屈,“安醫生好高冷啊!”
“你剛開不了解,我們這位安醫生性格向來淡漠。他這高挑帥氣的外形在醫院惹不少桃花,像你這種頻繁獻殷勤的也不在少數,每次都是這樣灰頭土臉的離開。”
小護士不解的問,“為什么啊,難道安醫生就沒有喜歡的類型嗎?”
“你還別說,安醫生性子淡漠對誰都是一副禮貌疏遠的態度,沒人能猜得出他喜歡什么類型的女孩子。”
停在拐角處的男人微微嘆口氣,默默地回到自己的辦公室。
他靠在座椅上,從抽屜里拿出一枚懷表,長指挑開表蓋,里面鑲嵌著一張小小的雙人照。
安澈深邃的眼眸劃過一絲黯然。
桌上的手機響了兩下,是來自姐姐安若的微信消息。
他自小在孤兒院與姐姐安若一同長大,身邊最親近的人就是她。眼看著年紀也不小了,安若很操心他的人生大事。
最近頻繁聽到她給自己介紹年紀相仿的女孩子,不是什么歸國高材生,就是豪門千金……
可他一個也看不上,對周邊女性更是沒興趣。
安若氣急了,早上給他下了死命令,今天必須按照約定去和相親對象吃飯!
安澈自小聽她的話,這次看姐姐催得緊,只好硬著頭皮答應。
到下班的點了,他能磨蹭一分就故意拖沓。
最終還是安若電話轟炸過來,才讓他規規矩矩開車去約好的地點見面。
聊天頁面是對方的個人信息。
是個家境條件都很不錯的海歸小姐,生得一張惹人憐愛的臉,是男人都喜歡的類型。
偏偏在安澈這里,好像女人都長一個樣。
到了餐廳,對方已經等待多時,對于他這種不守時的男士,女生沒擺出好臉色。
安澈也全然不在乎,自顧自的低頭吃飯,這讓對方更加惱火。
蘇洛汐想起來之前父親特意囑咐,眼前這位是沈家集團的公子,是沈太太的最寶貴的弟弟。
要是蘇家能與沈家聯姻,對生意場上的蘇父幫助頗多。
可是……現在看來這男人根本沒有想要相親的樣子。
蘇洛汐強忍著怒火,勾唇擺出禮貌的一笑:“安先生,你平時都喜歡女生主動嗎?”
安靜用餐的安澈聞言輕挑一下眉頭,“我很少與女性接觸。”
聽他這么說,蘇洛汐倒也不在意:“我聽爸爸說你是申城醫院年輕一輩里的翹楚,日常工作自然是繁忙,很少接觸女生也屬正常。”
安澈嚼著切好的牛排,對她的話不予置評。
“你沒談過戀愛也沒關系,我會教你,教你怎么愛一個人。”
安澈握著餐刀的手微頓,怎么去愛一個人?
他腦海浮現一張五官硬朗的臉……
蘇洛汐伸手端走他的餐盤,把自己的遞過去,“首先就從怎么做個紳士來吧?”
她挑眉一笑,“我要吃你切好的。”
安澈眼底閃過一絲不悅,望著盤子里未動的牛排,他自顧自的切好,在蘇洛汐期待的目光中,塞進自己嘴里。
“……”蘇洛汐強忍著怒意,扯唇輕笑:“我不是說要切好給我么?”
“人的口水殘有多種細菌,刀叉我使用過,蘇小姐還是講究一下個人衛生。”
蘇洛汐嘴角僵了僵,好直男的發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