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極小說網 > 现代都市 > 夜玄周幼薇萬古帝婿最新 > 第2827章 誰的人

第2827章 誰的人

    在震驚之余,老鬼柳樹又是冷哼一聲:“鎮壓本座的分身,還想著來找本座的麻煩,你可真是一點都沒變!”

    “就讓本座看看,你究竟是不是早就恢復實力!”

    轟————

    說話間。

    老鬼柳樹的枝條瞬間洞穿時空,直接撕開了幽冥古地的獨立界壁,再鑿穿幽冥古界,沖向了從滄瀾仙域而出的獸皮裙少女。

    這一刻。

    至高九域,轄內諸天萬域,盡皆震動。

    就連一些八劫九劫仙帝的絕世強者,都被那股氣息壓得動彈不得。

    九域之亂,竟然是在這一刻詭異的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轟————

    面對老鬼柳樹的強勢霸道,獸皮裙少女更是直接,一巴掌甩出。

    當場將老鬼柳樹的柳條給打的粉碎。

    但卻沒有半點力量的泄露。

    連時空裂縫都被打出來。

    若是換了仙帝一戰,早已經是撕裂了時空,駕臨到時間長河上一戰。

    獸皮裙少女出手之后,速度再漲。

    對于中間幾座大界域,她絲毫沒有避讓的意思,直接橫跨而過。

    壓的這幾座大界域的主宰瑟瑟發抖。

    甚至懷疑人生。

    怎么接二連三出現超越天帝的存在?!

    這不對勁啊!

    當今時代,應該沒有人能觸摸更高的境界才對。

    在幾大天帝懷疑人生的時候,獸皮裙少女已經是駕臨幽冥古界,直接殺入了幽冥古地,與老鬼柳樹來一場堂堂正正的廝殺!

    而與此同時。

    幽冥天帝也察覺到了幽冥古界的變化,更察覺到自己留在永恒仙界的化身被打死。

    “看來你后手挺多的嘛。”

    幽冥天帝難得開口道。

    夜玄淡淡地道:“說的好像你第一天認識我一樣。”

    “夜帝……”

    此刻,夜十九和夜二十仙帝之軀都被打的殘缺不全了,但依舊還有一戰之力,只是這么下去,落敗是遲早的事情。

    明眼人都看得出來,幽冥天帝還沒認真。

    認真起來,夜十九和夜二十甚至會被殺的重傷沉睡過去。

    “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夜玄見兩人有些支撐不住,微微挑眉道。

    夜十九和夜二十哪敢退下,不要命往前沖。

    外面是無數的混沌仙劍在落下。

    夜玄沒有說話,祭出了混沌鐘。

    當混沌鐘敲響的那一刻,一切混沌仙劍全部散去。

    混沌鐘本身就是誕生于渾沌的至寶,對一切混沌之氣都有著絕對的掌控。

    混沌仙劍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幽冥天帝回頭看了一眼黑暗邊荒的方向,隨后看向夜玄,忽然傳言道:“你跟他,到底誰是主導者?”

    夜玄愣了一下,深深地看了一眼幽冥天帝,緩聲道:“他不敢見我,不然他這個時候去什么黑暗邊荒?”

    幽冥天帝微微頷首道:“我明白了,不過我不建議你現在去黑暗邊荒,那地方有東西能殺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現在需要做的是趕緊恢復實力,抵御未來的黑暗大劫。”

    聽到幽冥天帝這些話。

    夜玄眸子虛瞇起來:“你如果是在演戲,那完全沒必要,如果是真的,那就拿出來點相應的東西來。”

    這家伙不是老鬼柳樹一伙的嘛?

    葬帝之主出葬帝舊土的事情,他知道。

    好像是去收拾老鬼柳樹。

    這種時候幽冥天帝說這番話,屬實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幽冥天帝嘆了口氣道:“幽冥古界不是黑暗之奴,但已經被那棵樹完全操縱,想要解脫,唯有鎮壓黑暗,你曾跟我說,這世間如有人能鎮壓黑暗,唯你一人爾。”

    幽冥天帝目光幽幽地看著夜玄。

    夜玄不由皺眉道:“他跟你說的?”

    幽冥天帝微微頷首道:“此番殺你,除了是有那棵樹的命令,還有那個人的命令,但在我看來,你們是一體的,我殺不殺你其實都無所謂,何況我知道根本殺不死你。”

    那棵樹。

    自然是老鬼柳樹。

    幽冥天帝不敢喚起真名,不然會被知道。

    而今也是趁著老鬼柳樹無暇顧及其他,她才敢跟夜玄說這些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夜玄忽然笑了起來:“你倒是一點自信都沒有,我不過是一劫仙帝,就算手段多了點,以你目前的實力,殺我還是很輕松的,不打算再試試?”

    幽冥天帝搖頭道;“你是不死夜帝,沒人殺得死,如果真能殺死,另外一個你早就該躺在棺材里面了。”

    夜玄聞言倒是有些奇怪:“照你的意思,他死過?但復活了?”

    幽冥天帝猶豫了一下,有些不確定地道:“我聽那棵樹說過,其實是殺不死,就算再怎么殺,也不會死。”

    “那棵樹曾透露過,有一次他的肉身被完全粉碎,神魂都被撕裂成億萬份,鎮壓在黑暗邊荒,結果最后他卻從黑暗邊荒走出來了,完好無損的那種!”

    幽冥天帝看著夜玄,深吸一口氣道:“他在我很小的時候就收下我了,我能走到那棵樹的身邊,也是他的安排,我相信他,所以……也相信你!”

    在幽冥天帝和夜玄兩人的談話,夜十九和夜二十是完全不知道的,他們看到的完全是另外一幅光景。

    那是夜玄在與幽冥天帝廝殺,他們二人在助陣,殺的十分慘烈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他知道后會殺了你?”

    夜玄問道。

    幽冥天帝笑道:“他做得出來,但你不會這么做。”

    夜玄笑道:“這么自信?”

    幽冥天帝笑顏如花:“你也說了,我不是第一天認識你。”

    她化身認識夜玄。

    她認識另一個夜玄。

    對比之下,她選擇了夜玄。

    另一個夜玄雖然對她也好,可在她看來,兩人本就是一人,既然如此,她何必如此?

    如果老鬼柳樹沒被那位獸皮裙少女給纏住,她也許根本不會選擇相信夜玄。

    但獸皮裙少女的出手,讓她大概明白了夜玄才是真正的主導者。

    哪怕是另一個夜玄,恐怕也都是真正的夜玄的布局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選擇也變得明了。

    夜玄卻是收斂了笑意,平靜地道:“還是那句話,你如果是在演戲,那完全沒必要。如果是真的,那就拿出來點相應的東西來。”

    幽冥天帝愣了一下,旋即說道:“黑暗血祭完成之前,會開啟一座大道之境,屆時所有大道境皆可入內,你可以在其中快速完成九劫的修煉。”